×

用户资源

联系我们

  • 在线客服
  • 联系我们
  • 客服专线: +86 020 2838 3668
Hal Licino

社群媒体如何孕育阿拉伯之春?

Feb 13 2012, 01:24 AM by

阿拉伯之春革命深深地扎根于社群媒体中。华盛顿大学研究推断(借着传播)大量自由与民主的讯息至北美洲及中东,并激起对政治改革成功的期望…社群媒体在塑造阿拉伯之春的政治思辩上扮演核心角色。渴求民主的人们建立广大的社群网络,并在其上组织政治活动。社群媒体成为在追求伟大的自由之路上,不可或缺的尚方宝剑。社群媒体已经被带入推动革命的层次,并作为组织民众的管道之一,凝聚能付诸行动推翻独裁的力量。
我们都是卡利‧扎伊尔德
埃及穆巴拉克(Mubarak)政权的瓦解可以回溯到埃及亚力山卓城一位名叫卡利‧扎伊尔德(Khaled Said)的 28 岁居民所发布的影片。2010 年 6 月 6 号,在以进行毒品交易的指控下,两位探员将扎伊尔德拉出某间网咖,并将他殴打致死。两天之内,一位埃及同胞威尔‧戈宁(Wael Ghonim)(一位三十岁的 Google 营销主管)设立了一个标题为我们都是卡利‧扎伊尔德(We Are All Khaled Said)的 Facebook 专页,在两分钟内就已经吸引了 300 位粉丝,之后更扩展至数十万人。到了 2011 年 1 月下旬,他们的声势已经锐不可挡,更进一步发展成开罗自由广场(Tahrir Square)的大规模示威行动。
穆巴拉克中断网络是引火自焚
穆巴拉克总统非常清楚社群媒体在这场起义中是主要的推动力量,因此下令封锁网络及手机通讯。此举不但无法平息持续滋长的异议,更引起反效果:无法与他人取得联系的埃及人蜂拥至街上,参与示威行动的人数已超过临界数量。不到两周,穆巴拉克总统被迫请辞。虽然继穆巴拉克后掌权的军事指挥部似乎同样采取高压手段,为该国极度不稳定的状况增添不利的因素,但是,埃及人民透过电子媒体展现力量的成就是无庸置疑的。
透过病毒性传播来革命
就在穆巴拉克总统请辞之前,关于埃及政变的 Twitter 推文激增十倍;相关政治评论影片像病毒般延烧,最热门的前 23 部影片观赏人次甚至超过 500 万。《纽约时报》指出,从网络限制的举动看来,穆巴拉克背叛了自己的恐惧… Facebook、Twitter、笔电及智能型手机赋予反对者力量,向全世界揭露他的弱点并从而推翻他的政权。穆巴拉克政权的动摇并非一夕而致。
俄国是下一个吗?
尽管每个国家的详细情形有所不同,但是,数字媒体在突尼西亚与利比亚起义中扮演雷同的角色,在叙利亚起义中也发挥了效用。此现象不只局限于阿拉伯国家,因为在俄国刚萌芽,反对弗拉德米尔‧普丁(Vladimir Putin)权力角力的起义行动,也是透过相同的手段推动。

跟几乎所有的革命一样,暴政推翻后所形成的局面通常跟革命原本的理念背道而驰。埃及、突尼西亚与利比亚无疑摆脱了暴君,然而,这些国家的民生情况是否能更稳定发展,仍是一个值得深思的议题。这三个国家的政治情况变化莫测,数字革命所预想的乌托邦及自由庆典已经嘎然而止,取而代之的是被核心伊斯兰政党玩弄于股掌之间的政治僵局。地中海南岸的塔利班化(Talibanization)泛指宗教严苛化绝非革命份子所预期,但某些观察家坚信,这会是那些国家必然被推向的发展,因为对目睹数字力量能够如何聚集人民力量进而推翻政权的掌权阶级而言,塔里班化是最终的解决之道。

意见讨论区 社群媒体, 新闻, 科技评论

相关的博客

Post a new comment

POST YOUR COMMENT

Comment With Facebook